乐宝宝精选网乐宝宝精选网

默克尔宣布不再追求2021年的连任,欧盟何去何从?

原标题:默克尔宣布不再追求2021年的连任,欧盟何去何从?

在欧洲叱咤13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一表示,将在她目前的第四个德国总理任期届满后卸任,她将不再担任德国基民盟(CDU)主席,预示着欧洲政坛的默克尔时代即将结束。

就在前一日,基民党在周日德国黑森州选举中虽得票率名列第一,但得票率较上一次2013年选举时锐减。两个选举挫折,以及一位亲密盟友丧失保守派议会党团的领导地位,今年让默克尔的威信备受打击。

基民党在黑森州的选举结果以及对她的执政联盟表达不满后,默克尔表示:

“首先,12月在汉堡举行的下次基民党党代会上,我不会再寻求成为基民党主席候选人。”

其次,第四个任期是我最后一个总理任期。2021年的联邦选举,我不会参加竞选,”她补充称。

01

去年的德国大选,默克尔及其盟友的支持率比2013年大选大幅度下滑。近期的地方选举形势更加恶化。

10月14日,在巴伐利亚州,因难民政策问题,引发民众反感,最终作为现届执政党之一的基社盟得票率仅为37.2%,创下了1950年代以来的最低纪录。

基社盟是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所领导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姊妹党。双方在联邦层面结成议会党团“联盟党”,与社民党组成本届联合政府。基社盟在巴州选举中失去了执政60年的大本营,意味着德国民众已经对默克尔的执政政策不满,也意味着默克尔时代的丧钟已经敲响。

10月28日,在德国政治风向标的黑森州,默克尔执政联盟支持率创下新低,大联合政府中的基民盟和社民党各自仅获27.2%和19.6%的选票,选举结果让默克尔在基民盟党魁的地位遭受重创,整个执政联盟也面临解散的风险。

很明显,默克尔已经压制不住执政联盟和基民盟内部对她的强烈不满了。在这种形势下,默克尔想要在总理位子上干到2021年退休都是非常困难的,原因大家都懂的。

相比其他政客,默克尔对自己的民意支持率波动极度敏感,一直视之为决策的关键标准,甚至不惜屡次改弦易辙。这种做派被反对者斥为怯懦、自私,怎奈默克尔赶上了好时候。乘着欧盟扩张的东风,以周边国家贸易状况恶化为代价,德国经济近二十年来一直表现不错。

02

默克尔上台之前的德国,失业率高达11%,GDP只有2.8万亿美元,经过默克尔十几年的治理,如今德国失业率降至4%以下,GDP提高了1万亿美元,经济实力位居欧洲第一,世界第四。

她的诸多有效政策被欧盟其他成员国效仿,政绩卓著不仅让这位铁娘子成了欧洲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也让她在2009年、2013年、2018年赢得连任。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与持续至今的难民问题,导致欧洲极右翼实力迅速崛起。在难民为题与日益严重的财政问题上,欧洲各国与内部产生了较大分歧。

一方面,欧洲劳动力日益短缺,老龄化越来越严重,而各国的生育意愿又不强,不得不引进难民填补缺失的劳动力。

另一方面,高度福利化的欧洲各国内部又对难民进入,带来资源短缺,福利减少愤愤不满。

在2015年的难民危机中,默克尔起初命令封锁德国边境,受到舆论强烈抨击之后马上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身“无限接受难民”政策最坚定的推动者。

更离谱的是,默克尔主张欧盟内部执行统一的难民政策,希望欧盟国家继续敞开边界让难民进入,然后由欧盟进行分配或遣返难民回国。

短时间内上百万所谓的“难民”涌入德国境内,引发了一系列的严重后果,尤其是社会内部的撕裂以及随之而来的极右翼崛起。

每到选举之时,右翼势力都会以难民问题煽动民众,民众又容易受到短期利益影响,受右翼民粹主义分子唆使。

而默克尔对匈牙利、波兰等反对接收“难民”的国家施压,得到的反馈差不多就是“有多远滚多远”。就连以前可以颐指气使的希腊、意大利等债务缠身的国家也不买默克尔的账了。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着不慎掉坑里”。

在奥地利、意大利、法国等国家,极右翼政党或取得执政权、或在选举中赢得超出预期的选票。甚至在一向稳定的北欧国家,极右翼势力也出现了抬头的倾向:在今年9月举行的瑞典大选中,极右翼的民主党取得17.8%的选票,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如今,默克尔也遭遇了同样的危机。但这一次与以往不同的是,遭遇接连惨败的默克尔决定善始善终,自动放弃基民盟党魁身份,并在2021年退出政坛。

03

此消息一出,欧元兑美元10月29日当天收跌0.27%,德国政府公债收益率上涨。下行压力越发明显。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也是欧洲至关重要的政治人物,她的隐退讲对欧洲将产生巨大影响。

1、有可能加深欧盟裂缝

欧盟各成员国难以有默克尔这样铁腕的人来做领头羊,欧盟其他的国家经济也不如德国,新的德国领导人上台后有可能推翻默克尔之前的政策,加之早在希腊债务危机、欧元危机、难民危机都等,欧盟分歧将会加剧。

2、欧洲难民政策或将生变

默克尔执政以后,尽管经济亮眼,但难民政策备受批评,涌入的难民带来了政治、经济、文化的危机。

匈牙利、波兰、希腊、意大利都拒绝难民政策,可以预见下一任德国总理,将会修改甚至反制难民政策。

3、欧洲民粹主义将抬头,经济将遭遇新挑战

2017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德国选择党一举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受难民冲击更为严重的原东德地区,选择党的得票率甚至超过了社民党。

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右翼势力迅速抬头,将对欧洲的政治、经济带来严峻挑战。

时代变了,再好的经济数据也掩盖不了核心政策的失败。接下来,德国政坛的争夺将更加激烈,获益最大的除了德国选择党这样的极右翼势力还有捡漏的绿党。

但无论谁继任总理,德国的整体右转是显而易见的,也许默克尔卸任这将成为欧盟未来的一个转折点。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