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宝宝精选网乐宝宝精选网

OFO再见了?戴威黯然离场?

原标题:OFO再见了?戴威黯然离场?

10月的最后一天,一则消息将ofo再次卷入舆论漩涡。据界面新闻消息,目前,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的方案。

2018年10月22日,ofo终于传出了新的信息,OFO创始人戴威不再担任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退出了公司的董事会。

从资金危机、投资人的远离、与供应商官司缠身、裁员风波、缩减全球业务、挪用用户押金、内部腐败问题、北京办公室收缩以及戴威卸任ofo法定代表人再到破产重组传闻......戴威和ofo身陷囹圄。

再见了?戴威和他的ofo。

随着摩拜落袋美团、阿里加码哈罗单车、与滴滴渐行渐远,ofo和戴威辉煌是昙花一现,还是再觅生机?

01

戴威毕业于北京大学,在校期间曾经担任学生会主席,2014年,还在北大读硕士的戴威,创办了ofo,致力于“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

ofo一路得到了金沙江、真格、滴滴、小米、经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知名基金和企业的加持,短短4年的时间,拿到了约20亿美金的投资。

2017年3月,ofo成为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融资,创造了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记录。

2017年4月,ofo小黄车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宣布发起“一公里计划”,共同推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2017年4月5月,全球领先的品牌咨询公司Interbrand正式揭晓了“2017全球最具突破性品牌”榜单(BreakThroughBrandsof2017),ofo小黄车成为该榜单最年轻的企业之一,也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唯一入选的品牌。

这一年,ofo以80.7%的市场认知度、APP新增活跃用户数为1219.54万人的耀眼成绩,稳坐行业龙头老大宝座。

ofo的成功带来了戴威的财富井喷。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胡润百富榜2017》显示,戴威以35亿元的财富成为第一个上榜的白手起家的“90后”。

02

在超速发展的背后,对于以ofo为首的共享单车模式“只靠融资烧钱、毫无盈利能力”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尖锐。让戴威始料未及的是,从2017年的世界之巅跌下,比他之前筚路蓝缕打拼要容易太多。

时间指向2017年末,ofo问题的集中爆发已经初露端倪。全国各地废弃的“ofo垃圾场”堆积成山,越来越多的用户抱怨“ofo坏车率太高”转而投入了竞争对手“摩拜”的怀抱。

资金危机、投资人的远离、与供应商官司缠身、裁员风波、缩减全球业务、挪用用户押金、内部腐败问题、北京办公室收缩、戴威卸任ofo法定代表人以及破产重组传闻......戴威和ofo身陷囹圄。

“既想跑得快,又想独立跑,这是ofo最大的问题”,

首先,ofo在产品和运营方面有很大问题。

其次,ofo的锁缺乏技术性和功能性

第三,ofo的内部腐败问题也受到业内诟病。

一位员工曾爆料,ofo内部吃空饷和吃回扣现象严重,“一个城市经理可以每月可以贪好几万,就连学校运营都可以贪个几万十几万。”

除了ofo营运和产品方面的弊端,对于戴威本人管理能力的质疑声四起。“老板太年轻,没有工作经验,导致企业缺乏管理经验,没有处理好与投资者的关系。”

据媒体报道,2017年2月ofo的年会上,戴威亲自为十位优秀员工颁发了“优秀员工证书。”然而,一个月后,精挑细选十位优秀员工中的三位被开除。原因是数据作假、贪污。

03

戴威曾经手握三张好牌,朱啸虎的资金让ofo活下来,促成滴滴的战略投资,程维下注ofo后,多位投资人加码,阿里的借款驰援,ofo延续生命。

最终,ofo和摩拜合并计划失败,朱啸虎出局,滴滴高管离开,与滴滴交恶,阿里融资流产,债权换股。

据媒体报道,与滴滴不和给ofo带来严重后果,滴滴作为大股东,曾拒不签字而导致ofo股权融资受阻,因而出现半年的融资空白期。 滴滴系无奈出局后,戴威似乎把希望寄托到了对ofo态度“暧昧”的阿里系上。

2018年2月,ofo将单车作为不动产抵押,获得阿里17.7亿元的融资。

2018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亿美元E2-1轮融资,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机构跟投。

2018年4月,传闻滴滴同意蚂蚁金服对ofo的债转股请求。这意味着,阿里系很可能取代滴滴成为ofo最大机构股东。

不过,戴威的算盘似乎并不如意,阿里系更大的筹码押在亲自扶持的哈罗单车。

去年12月份,哈罗单车就先后完成由蚂蚁金服和复星领投的D1、D2融资,两轮融资总金额超过33亿元人民币。今年4月,消息称,哈罗单车已完成由蚂蚁金服、复星等机构投资的近7亿美金融资,这也是目前哈罗单车获得的最大一笔单轮融资。此外,与哈罗单车“合并”的永安行共享单车本身也是阿里阵营的一员。

“阿里既然扶持了哈罗单车,ofo对其吸引力就不那么大了,”一位业内人士称。

戴威已经错过了融资的最佳时机。共享单车已经从去年极速膨胀期转入了平稳发展期。这个行业热潮可能已经被更多新行业替代了,不再受投资机构热捧。同时,这个行业的营运模式本身也受到质疑。从大环境来看,整体经济形势不好,投资机构不会再拿这么多钱去拉规模。

回首戴威和ofo走过的三年,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到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此一时,彼一时。

2015年6月17日,ofo在微信发布文章《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文中,戴威宣布ofo将为北大校园提供超过10000辆自行车,同时也呼吁2000名北大师生贡献出自己的单车。末尾写道“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遗憾的是,ofo的确干了一票大的,却没有改变世界,最后有可能黯然收场。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