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宝宝精选网乐宝宝精选网

兰州银行恢复IPO:不良率居高不下,近30亿不良资产被国资高价接盘

原标题:兰州银行恢复IPO:不良率居高不下,近30亿不良资产被国资高价接盘

文/管丽丹 程维妙 编/李悫

1月末被列入证监会IPO 中止审查名单的兰州银行日前已恢复“预先披露更新”状态。2月15日,在证监会披露的上市审查表格中,兰州银行赫然在列。

资料显示,2016年7月1日,兰州银行在证监会预先披露招股书,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8年4月4日披露状态变更为“预先披露更新”,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分析兰州银行招股书发现,其在2008年及2016年的两次不良资产转让中,会计科目表述不清,且按多个口径计算,转让价格都在原值的八成左右或以上,与其他上市银行的不良资产转让情况有明显不同。

针对兰州银行上市进程及招股书的相关情况,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多次拨打兰州银行董秘及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电话,但未得到正面回复。

资产质量下滑明显

公开资料显示,兰州银行的前身是兰州56家城市信用社组建成立的兰州市城市合作银行,成立于1997年6月;1998年8月更名为兰州市商业银行,2008年6月更名为兰州银行。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兰州银行累计营收50.43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49.39亿元,占比97.92%。2018年前9月,银行净利润为18.89亿元。

近几年来,兰州银行的营收和利润稳步增长:2015年、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4.17亿元、60.81亿元、65.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约17.49亿元、21.25亿元、23.61亿元。

经营“大步走”的同时,兰州银行的贷款质量出现下滑。在2017年年报中,兰州银行披露了其不良贷款情况:截至2017年末,银行不良贷款29.6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7.46亿元;不良贷款率2.09%,较2016年末上升0.3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76.10%,下降16.58个百分点。

兰州银行表示,资产质量的下降主要是受甘肃地区经济发展处于结构性调整的换挡器,增速有所放缓,部分企业经营承压,还款压力下降,以及个别单笔金额较大的贷款形成不良贷款的影响。

据悉,兰州银行的贷款大多投向兰州地区。2017年末,兰州地区贷款占比为62.20%,兰州以外地区合计为37.80%。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兰州银行正常类贷款93.84%,关注类贷款达57亿元,占比4.07%。为抵消不良影响,兰州银行在2017年共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11.64亿元。

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兰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1.77%、2.09%。而来自原银监会的数据显示,同期城商行整体平均不良率分别为1.40%、1.48%、1.52%。

从2018年情况来看,兰州银行在2018年前9月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9.87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减值为4.86亿元。

由于上市计划迟迟未达成,兰州银行面临资本充足压力。截至2018年9月末,兰州银行资本充足率11.98%,一级资本充足率9.8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4%,低于银保监会披露的城商行平均资本充足率水平。

不良资产高价转让

兰州银行招股说明书中显示,该行自成立以来,共计进行过两次不良贷款转让,分别是在2008年和2016年。两次共计处置不良资产及逾期贷款金额共计31.59亿元,其中本金合计28.42亿元,转让价格合计28.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兰州银行招股书中的不良资产转让表中,出现了“账面本金”及“本息合计账面原值”两个会计科目,由于表述与其他银行的“账面原值”会计科目不甚相同,且招股书中未对该科目进行解释,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多次致电兰州银行董秘办公室,以及对兰州银行招股书进行审计的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李某,但均未获得正面回复。

对于上述两会计科目,多位从事财会工作的人员意见并不一致。资深会计师田刚及某股份制银行财会人员表示,“账面本金”所指应为不良资产的账面原值,“本息合计账面原值”则为未经折现的的本金加利息的原值。

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从业人员则表示,没见过“账面本金”的会计科目,不过按财报理解,该科目应为不良资产计提过减值之后的账面现值,该值与最后的转让价格一致。

不过,无论是“账面本金”算的是原值还是现值,兰州银行不良资产转让的价格也实属“高位”。

在2008年的资产处置中,兰州银行共计136笔不良贷款合计账面本金7.74亿元,被兰州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等价的10宗土地置换。

彼时,转让10宗土地给兰州银行的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彼时是兰州银行持股5%以上的关联方,目前是兰州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由于2008年的不良资产表格未列出本息合计账面原值科目,若按“账面本金”是已经计提减值的不良资产现值口径,搜狐财经“公司深读”以表格中计提减值额1.94亿元和7.74亿元账面本金(现值口径)进行计算,最终不良资产的转让价为原值的80%左右。

2016年的第二次不良资产转让中,长城资管、信达资管和东方资管成为兰州银行信贷资产的受让方。

若按“账面本金”就是不良资产原值的解释,兰州银行2016年的近100笔不良资产转让给三家资管公司的价格仍与原值一致,为20.68亿元,这意味着银行的不良资产在形成后的几年后只损失了利息。

若按“账面本金”是已经计提减值的不良资产现值,兰州银行转让给三家资管公司的本息合计账面原值为23.85亿元,最终转让价格为20.68亿元,也就是说,不良资产卖出了原值的86%左右的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转让给三家资管公司的贷款不乏次级、可疑类贷款,上述两类贷款的账面本金在7.74亿元左右,但在最终转让时却并未有太大折价情况。

贷款五级分类规定显示,次级类、可疑类贷款损失的概率分别为30%-50%、50%-75%。这意味着贷款全额收回的可能性并不大。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关注到,其他银行的不良资产转让并不像兰州银行一样可以卖出“高价”。

(江苏紫金农商行招股书)

在江苏紫金农商行上市前的招股书中,公司的不良资产被资管公司大幅折价。如2016年出让的第一笔账面原值为2.05亿元的可疑、次级类不良资产包,被江苏资管以4880万元的价格收购;第二笔账面原值为1.68亿元可疑、次级类不良资产包,受让方华能信托支付价格为4000万元。两笔不良资产转让的损耗均超过80%。

(长沙银行招股书)

再如同样为2018年上市的长沙银行,在不良资产债权转让时也同样因资产状况对原债权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折价。在2015年的多笔可疑资产转让中,转让价格不到账面余额的四成。即使是次级类贷款,部分贷款也出现了明显折价。

两次不良资产处置对兰州银行的不良率影响明显。2008年,兰州银行逾期贷款由2007年底的9.45亿元减少至4.81亿元;2016年全年不良贷款余额增加2.75亿元,相较于2014、2015年分别增加3.85亿元、9.62亿元的情况大有好转,当年不良贷款率也下降0.03个百分点。

2016年后,兰州银行不良率出现反弹。截至2017年年末,兰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9.64亿元,一年内增长7.46亿元不良贷款,不良率较2016年增加0.22个百分点至2.09%,不良贷款偏离度由97.79%上升至132.29%。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采访、爆料等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